万花丛中过

大爱薛瑶,最爱瑶薛!(づ◡ど)
魔道:瑶薛、澄婴/澄羡、双壁、瑶all、薛all、薛羡
天官:水风、水裴、渡贺、君白、白君、怜戚、戚怜、风情、裴水
渣反:九冰、漠尚/原著向也可以、七九、九七
HP:LV/AM、LV/LM、LM/DM、LM/SS、DM/SS、LV/SS
第五:杰佣、园医、医园、欺诈组、蝶盲、蛛机

黑暗童话:黑雪王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叫做生命基金国。

生命基金国有个漂亮的王子,他的名字叫做卡尔顿.德雷克。

还有一个残暴的皇后,暴乱。

恶毒的皇后把国王给害死了,从此皇后接管了生命基金国。

皇后下令把王子抓住,面对强壮的侍卫,王子没有反抗的力量。

“My little prince,我终于得到你了。”

皇后把王子压在床上,王子试图反抗。

什么!

王子大惊,他叫了几年的母后居然是个男人!

不!

甚至不是男人!

他是个怪物!









——“来做个交易吧,My little prince.”

——“What?”

——“Be my man.”

——“What are my benefits?”

——“This kingdom is yours.”

——“……Deal.”













那一夜的王宫响起不知名的惨叫。















从此皇后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

卧槽这是什么沙雕……

我智障了……

当恶友粉们穿越到魔道⑤

他们都能碰洋崽,唯独我不能碰使我深深积怨,蹲在一旁在地上画圈圈。


【哼!画个圈圈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永远也得不到瑶瑶和洋崽!】


我从如此深的怨念中走出来的时候,那边的交涉已经谈的差不多接近尾声。


“那么便请姑娘开个条件吧。”


金光瑶微笑。


“我们所求不多,只不过这个条件……令夫人可能不同意。”


跟金光瑶交涉的是穿着一身得体高档西装的女人,她手上还拿着两个文件夹。看样子是从事高薪工作的,估计是个经理还是律师什么。


“哦?那姑娘不妨直说。”


金光瑶似是有些好奇,对我们展露了一个更加温和的笑容。


让我们这些恶友粉看来,刹时间天地为之失色日月为之变动纵使天下归吾也不及你这一抹笑颜……


咳咳……


不好意思太激动了。


wooooooc!!!


老子怎么流血了??!!


哪来的血??!!


哪里受伤了???!


哦……


鼻血啊………


吓死我了……


等等,为什么你们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


不就是看瑶瑶的盛世美颜微微一笑看得流鼻血了嘛,有什么好惊讶的。


_(xз」∠)_


————————————————

知道短小,见谅见谅……【抹汗】


给所有魔道阅读体的意见(二)

诸位写《魔道祖师》阅读体的哥哥姐姐太太们啊!

请你们别再玩蓝家禁言术的梗了好吗?!

什么蓝忘机宠着魏无羡,听到有修士骂魏无羡就不爽,就把人禁言了。

我:???

蓝家的教养都拿来喂狗了吗???

那些修士是你蓝家的人吗???

不是。

那你蓝忘机凭什么禁言他们???

蓝家禁言术是拿来约束本家人和来云深不知处求学的人的!

不是拿来禁言非蓝家人的!

更不是要你拿来宠媳妇去禁言其他修士和小家族及其家主的!

要按辈分来说,人家其他家族的家主辈分是比你蓝忘机大的,你凭什么禁言他们???

凭你媳妇是魏无羡?

诶呀卧槽,我就不懂了,你蓝忘机身为蓝家人的教养呢?礼仪呢?拿去喂媳妇了?

🙄🙄

我是真心搞不懂,蓝忘机凭什么,有什么资格去禁言非本家人的人。

蓝启仁都没说什么,你蓝忘机又不是蓝家家主,有什么资格?

就算是蓝家家主都没这个资格!

得了,我觉得蓝家的名声可以毁在蓝忘机手上了。

还有关于江澄。

一听到有修士骂魏无羡,就激动的要拿紫电抽上去。

我:???

江澄是个宗主了好吧!为了云梦江氏的利益考虑,他不会为了一个已经不是云梦江氏的魏无羡去开罪其他家族。

而且魏无羡都已经献舍回来了,江澄的脾气自然不会想还没找到魏无羡前那么暴躁。

求求你们别毁人设了啊!

最后一个意见,真的,别再乱拉郎了好吗?

没有人规定所有人都必须有cp!

对于曦澄,蓝曦臣和江澄在原著中有一毛钱关系吗?

除了蓝曦臣的义弟金光瑶的侄子金凌的舅舅是江澄以外,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了吧!

还有什么,打着【拆你双杰还你一壁】的大旗组这对cp的人我是真的理解不了。

蓝曦臣长的和蓝忘机差不多一样吧,江澄对着这张把自己发小拐走,还不知好歹把自己打伤的人的脸,是怎么喜欢上的?

不是???

嗯?

怎么喜欢上的???

就像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突然和你们一起骂的那个小婊砸闪婚了一样,你开心的起来?

吐槽完曦澄,还有桑仪。

我就搞不懂了,这两个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人怎么凑到一起的???

我宁愿吃聂怀桑和金光瑶!

至少金光瑶在杀聂明玦前和聂怀桑关系不错,给聂怀桑送过小话本,春宫图,折扇,还在聂怀桑挨骂的时候求过情。

没有cp不要强组好吗……

看的我想吐槽,又不好意思喷太太们辛辛苦苦产出来的粮。

就这样吧,可能我语气激烈了写,我道歉,不好意思。

以上为我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扒一扒戚容(一)

我军训终于回来了!

不就是在沙发上躺着玩一下手机吗,我姐就骂我就知道玩玩玩……

劳资六天没碰过手机了啊!

玩一下怎么了?!

哼(ノ=Д=)ノ┻━┻

————————————————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扒一下戚容。

说起戚容这个人,啊不,这个鬼啊,我对他的感情还是蛮复杂的。

我是喜欢他的,但也有那么一点点讨厌他,因为他不会爱惜自己。

让我们看看原著中戚容还身为人的时候对他的相貌描写。

【皇室高楼上,一个声音大声道:“我表哥呢?这是在搞什么鬼?!谁要看这些玩意儿?我太子表哥呢?!”

看都不用看,这喊得最大声的,必然是小镜王戚容。果然,许多人齐齐抬头,只见一个身着浅青色锦衣的华服少年冲到高台边缘,愤怒冲下方挥起了拳头。

这少年只得十五六岁,粉面墨眉,倒也明丽夺目,只是脸含煞气,仿佛要翻过栏杆跳下来打人。可这楼太高,跳下来不死也要摔断腿,于是他顺手就抓了一只白玉茶盏丢下去。】

再来看看为鬼的描写。

【谢怜侧目望去, 只见一个身形飘逸的青衫人走了进来。处于某种不值一提的原因,谢怜忍不住第一眼就去看了他的头顶,看到他戴着面具,头顶无灯,竟然微觉失望。一群青衣小鬼簇拥着这名青衣人,仿佛一圈蜡烛围着中间一个人。想必,这就是那传说中的鬼界四大害之一,青鬼戚容了。】

【青鬼戚容,和仙乐太子,这一鬼一神,天差地别的二者,竟然长得如此相似!

然而,待到另一半面具也落下,戚容整张脸都暴露出来,便会发现,又不大像了。虽然这两人口鼻下颌线条轮廓相似,可是,眉眼却截然不同。谢怜的眉目,平静温和。戚容的眉峰却高高挑起,双眼也更为细长。虽也绝对算得上是个英俊少年,但一看这面相,便知道这种人必然极难对付。】

为人时,十五六岁,粉面墨眉,明丽夺目。

为鬼时,方才成年,眉峰挑起,双眼细长。

我算了下,戚容死时,刚好十八岁,按我们现在的年龄计法,戚容才刚成年就死了。

死在永安战中。

而当时的戚容还是心心念念的想着他的信仰,他的太子表哥会回来接他走的,可惜他等到死都等不到。

历史告诉我们新朝覆灭旧朝,旧朝皇室的下场有多么凄惨。

更何况那是永安对仙乐,更何况戚容身上的血脉有一半是永安的。

如果永安人想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想——为什么你那么命好?!为什么?!在我们为了食物和水源要死要活的时候你却荣华富贵?!明明你身上也有着永安的血脉!

而这样的戚容,既身为仙乐前朝的小镜王,身上却又流着永安一半的血脉。

他的下场能好到哪里去?

挫骨扬灰。

说实话,其实戚容连自己的骨灰在哪都不知道吧,永安战,最后被留下的皇室血脉被捕,小镜王戚容,与其他仙乐人的尸体一起,挖个坑,扔下去,再加一把火,什么都没了。

骨灰?

一个鬼的骨灰和那么多人的混在一起,谁还分的清?

——未完待续——

啊,我军训回来了!

今天终于军训回来了!我会努力更新的!


为什么啊啊啊!!!

我现在……【捂脸哭】非常想爬墙!


江澄X江枫眠不好吗?!


这对不好吃吗?!


ㄟ( θ﹏θ)厂


为什么就是没有粮?!


为什么?!!


啊啦,占tag致歉!

宣个群,欢迎大家前来骚(cui)扰(geng)我(/^-^(^ ^*)/

【吸烟】

来吧,610粉点文,不接受忘羡,曦瑶,曦澄,聂瑶,桑瑶,湛澄。

澄羡,恶友,可酌情写车。

【眼神示意】

一九八七:

疯狂使眼色

椅桐梓漆:

是这样没错了,给我一个长评,我能肝出一个短篇:)

有劫——今天开始当鸽王:

我的意思,你懂吧?(⌯¤̴̶̷̀ω¤̴̶̷́)✧

矢崎鹤见:

每一位评论的小可爱我都有印象,我无敌好勾搭的!!!/暗示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